忍者ブログ

[置顶] 挽断罗衣

此置顶的唯一目的是收容不得不显示的广告
PR

(上班)

认真上班了。
听了一个European Market Infrastructure Regulation的培训,读了一堆paper……以及到底还是给i7的活动打了个穿奖(

今天也做了瘦腿训练,感觉在脂肪没有掉的前提下腿变得更有劲了(。)

A Taxi Driver

昨天晚上看完了《出租车司机》,从中途开始就在想,为什么英文标题是泛指的A Taxi Driver,而非The Taxi Driver或者Taxi Driver。定冠词the的话,就是确定无疑地指向“那一位”了;零冠词的话,可以囊括进电影中出现的所有出租车司机;而使用a,恐怕是不愿特指的同时,暗含着“一位平凡普通的出租车司机”之意吧。

我个人最喜欢的镜头,是结尾前给大学生军人的那一个。常有人说柏林墙外军人的正义就是抬高20cm枪口,而似乎很少见到有人在作品中直接表现它。在这一刻,之前所有隐藏在防毒面具后的去人格化的军人有了面目,终于站起来,成为了一个人。就凭这一个镜头,这片子就很值得在国内被禁了。(苦笑)

ここのは

忍者在中文排版上似乎变得越来越不友好。前两天发在公号的读书笔记本来想发在这里,费了很大的力气编辑格式,发出去还是一团乱糟糟。模板也渐渐不再更新,很多还是旧小屏分辨率。当然也是没办法的事。pcblog衰落已非止一日。

但我又一直没能找到一个能替代这里做日常记述的地方。国内的平台总有各种被删被屏的风险,lo和微信我都不太信任。我自说自话,想有人听,却又不想被反驳,不想被挟制,pcblog是我最好的时代。没有热度统计,评论可以不回复(咳),只有访问者记数告诉我,这里有人静静地来过,又静静地离去。

不过想想看,在一个写作者想着“我不想被挟制”的时候,事实上已经开始被挟制了。不管是试图去写有更多人看、更多人喜欢的东西,还是回避“政治不正确”的题材,都是被挟制。

近期做的事:

工作(这周刚被老板骂了)
微信公号:读书笔记——《如何阅读一本书》
给眼本的稿子(尚未公开)
做日语听力练习
10.1 Tenimyu S3 关东立海 香港Live viewing
在B站看p5实况(快看完了)
打i7的活动(9月来连续三个活动了)
看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书

十年如昨

昨晚葵葵告诉我,刚看完温吹雪,想起了我十年前的第一篇恋白,有相似的触动感。
我一时好感慨,可是不得不去睡了,第二天醒来,仍旧在想着她说的www

想想看,十年都过去了啊
我经历了好多好多,从一个人生的坑谷里走出来了,现在的我和十年前的我,几乎是不一样的人了
在写东西上,眼界也开阔了不少,见到了写得好的,也见到写得不好的
而写作的目的从纯粹的自私,变到了为角色思考、从角色开始思考
知道了一点点讲故事的技巧,也大致知道自己喜欢的范围,会写的范围,风格到底是怎样的了
与此同时,随着纠结度不断上升,文面也从精致讲究退化到了话都说不清楚(笑)
不过要让我自己评价的话,还算是进步很大wwww

可是想想看,十年都过去了,我竟然还是当时那样的人
性格里面最核心的那部分没有变,所以放在文的最中心的东西,一直没有变,以至于十年都过去,还能从我现在写的故事里,回想起最开始的那道影子

其实,写东西的时间占生活的比重越大,越是会不可避免地在意起它的成果
以前我可以不在意,也是因为它并没有成为我人生最主要的部分
写得多了,就会想:我写的东西真的值得我这么自信吗?
如果真的好的话,为什么不受欢迎呢?
或许这么多年并没有取得想象中那么大的进步,反而在雕琢中失去了灵气,也越来越在意这些明知是自扰的事情了
我旁边熟知的朋友,很少有人一直和我在同一个圈子,所以也很少有人会看我所有的文
还有CP问题,经常连好友都不看我写的东西,我都习惯了(笑)
有时想想,也会满沮丧的
在这样的时候,鼓励变得不能更重要
这就是为什么爱娜娜第二部,纺纺要走进宿舍里大喊
班里有一个人讨厌我,走进教室就变得十分艰难
但是要至少有一两个亲爱的人一直支持着我
勇气就不会断绝
想到这里就愈加感谢我一直是这样的人
即使写东西没有我期望中那么大的进步,也有一些朋友喜欢我本人,所以愿意给我鼓励
让我知道至少有那么几个读者希望看到人物的深度挖掘胜过设定的时髦灿烂,希望看心理和情感推动的故事胜过流行梗和巧梗,希望从故事里看到他人、而非只看到自己的愉悦和满足——使得我的故事纵使不那么易读,也最终有人能够忍受
使得我并非完全孤独,而能够继续下去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