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20180310] 迎春

虽然我用忍者已经超过十年了,但不得不讲,从大概三年之后它对中文排版就越来越不友好,而且想做作品展示的时候我不得不跑到后台愚蠢地修改html……也确实是我不懂好的方法,也没学,想想真不像二十岁时候的我……但是,要说起来,这也不是第一天怠惰了。

今天出门晨跑,去了维港湾海角,十分有浦西江边的味道。海和大河的味道在我闻起来是差不多的,远洋货轮半沉在黑水里的轮廓也差不多。不同的地方在于昂船洲的码头堆满了集装箱,在晴空和吊臂下工业氛围远胜黄浦江对岸外滩的一脉商业气味。就我个人而言,对前者的偏爱可能更近于专业背景下对实业胜过对贸易的风险偏好——不过说来说去,跑个步看个风景而已,轰鸣的机械或是沉默的远洋巨轮,谁会在意我的喜好呢?我的喜好又能影响什么呢?

樱桃街边的小船,有几个似乎是游客模样的人让水手拉着,缓步上到甲板。我没带现金,否则一定会让他们搭我一程,想来不会拒绝。

回来之后上电梯,听到一位母亲,右手里牵着孩子,人却向左半转,对她的外佣说话。我无法分辨东南亚的英文口音,听不出她的外佣是哪里来的,但似乎她正在履行港府规定的户主职责,每年给外佣一周或每两年给两周假期。外佣小姐似乎三十左右,开口第一句话是软绵绵的:Sorry, I don't understand. 主母用说不上是冷漠还是强硬的语气回答她:有一个网站,你需要在上面登记你假期的开始,和假期的结束日期。如果假期结束之后一周你还没回来,视同辞职。

外佣小姐没有回答什么,抬起眼望了一眼主母。

然后他们便一同在停车场楼层出梯了,主母走在前面,她在后面忙把孩子的肩膀揽住了。

今天就是如此阳光明媚。我回深圳补了牙。超期服役的三颗假齿,可能有十五年了,今天被破坏性摘除。在工厂给我制作牙冠的一周里,我嘴里是临时的、不那么牢靠的速干材料。我出来买的奶茶里特意让加了珍珠,结果齿间那一丝危险的黏性马上就让我后悔了。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文字色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