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一个和尚不吃水

昨晚和哨子在麦叔叔家,哨子去买东西,我坐下等,就拿本书出来看。旁边有个小和尚,面前放着一叠书,见我掏书,呵呵一笑:就一本书呀?

小和尚说话有点不利落,一本正经地跟我说:我是个——出家师傅。你看我,穿的是大褂,戴的是佛珠,脚上是僧鞋。(一边说一边指给我看)

我问了他许多常规问题。小和尚十二岁父母离婚,没人要他,成了孤儿。在郑州遇到一位师傅,师傅的师兄是普陀山的一位住持,这位住持师兄又是方丈的徒弟;于是师傅带着他,先坐火车,再水上漂,到了普陀山。

我问他,怎么到北京来的?他想了想,嘿嘿一笑,说:火车。我问,怎么不回浙江去呢?他说,没有车费了。我说,那你该学个筋斗云。(我很正经,既然他已经学了水上漂,为什么不能学筋斗云)他马上来劲了:哈哈!师傅教过我三招,我双手合十(比划)再这样(比划)这样——哈!就水上漂啦。

我问他,你们那里有多少和尚呢?他眯起眼,伸出五个手指头。我说:五百?他照旧眯着眼,摇摇头:五——五万!跟着一本正经地跟我介绍:我在——浙江普陀山出家。我们寺的大殿,高一千八百米,观世音菩萨像高一千八百米,上的香,这——么粗(双手合抱状),我跟我师兄两个人抬着上给菩萨。我们的大雄宝殿,有五万个和尚——左边两万,右边两万,中间——十万。

他给我看他的木鱼,还敲给我演示。
我问,你每天做什么呢?
他想了一下:白天……我就念经。晚上,我就住在这里。天冷,我一直住在这里。早上,如果我化不到缘的话,就不吃饭。我,十二岁父母离婚的时候,他们,给我饭,我不吃。给我水,我不喝。给我馒头,我不吃。给我咸菜,我不吃。给我肉,我不吃。给我酒,我不喝。给我烟,我不抽。我什么都不吃。现在,我也不吃。我——作为一个苦行僧,不能——喝酒,不能——吃肉,不能——抽烟,不能娶媳妇,不能——结婚生子。

++
想来,一般的去麦当当家喝巧克力的学生,是不会理这个浑身脏兮兮有一点奇怪味道的小和尚的吧。小和尚说话听起来很不靠谱,譬如一千八百米高的大殿五万个和尚和水上漂之类——不过,靠谱不靠谱,都是用常识判断的吧。看起来,小和尚根本没有接受过正规学校教育,哪里会有一厘米和一千八百米的概念。人家告诉他一千八百米,他就觉得是一千八百米。并且,我们一看到他的行头就知道他是和尚,就知道他不能喝酒吃肉;但他心目中的我们,似乎就并不具备这种常识

人与人之间的误解,许多就基于这种“我觉得你该知道,你怎么可能不知道”的自负吧。

小和尚夹缠裹结的叙述当中,有许多可能是真的。像十二岁父母离婚,没有车费回普陀,像父母抛弃他时,孤身一个小孩子,给什么都不吃……想想就很有画面感。

回去对照一下小和尚送我们的玉历宝钞,看看抛弃他的爹娘到底该被下到什么小地狱去。
PR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