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三十三天

标题是张掖马蹄寺一处洞窟的名字。

++
出发前往甘肃前,我在北京考CFA。

早上本来是带了食品袋去的,中午发现袋子里洒了咖啡,就扔掉了。于是身上除了铅笔橡皮护照计算器以外,就只剩了一个手机。
按例手机不能带进考场。外面有寄存的架子,可是只能把包放在那边,没人看管。于是我找到巡场的考官,问该怎么办。
考官说,你让考场里的监考帮你保管一下吧。
我于是走进考场问监考,拎着手机的一角给他们看。监考说,我们没有保管的职责,不能给你保管。
我又出来,问度假村当地的保安有没有收费保管财物的地方。也没。
我就重新进场了。监考说存好啦?我说嗯,存好了。

于是我违例带着手机考了下午的半场。

后来我一直想,这确实是我的错。如果不想寄存,本就不该把手机带到考场去,该乖乖把它留在家里(或者按条例说的,留在车里)。作为监考,也确实没有义务替我保管。
可是在当时,我也确实走投无路。如果我是监考,怎样做能更好一点呢?

我问哨子,他给出和我一样的答案:以个人名义帮忙保管一下。

他说,现在的人,都是很凉薄的,不愿意承担责任。

诚如此。

++
和三个研究生同学(含哨子)、哨子的一个朋友、yr一起坐在车上,感觉是个很神奇的组合。不过想想也没有太神奇,e和露露和yr是我在不同地点不同机缘下认识的,几年前根本没有半点相干,现在却混在一个微信群里八卦闲谈,插科打诨。

我们九天时间,从甘肃到青海,有暴晒到皮肤焦烫的沙漠,也有暴风雪卷袭能见度堪堪十米的雪山口。到祁连县的那个晚上,我们穿着单裤,湿着鞋,气温零上几度,在街边回民食铺帐篷底瑟瑟发抖。在鸣沙山头的那个晚上,我们看完日落看星出,看如眼前五指般清晰的北斗,看天蝎座,和一条干渴的小狗一起双腿着地滑下沙坡去。

每到一地,哨子就跳下车,揣着我们所有人的证件去买门票。有的时候下着雨,有的时候下着雪,有的时候出着大太阳。
每次他拉开车门的时候,我都觉得帅呆了。

昨晚葱对我说:走完这一趟我觉得,佛一开始也并不是佛,佛只是一点点的,每天都在包容,对世人好,而最后,终于就成了佛。

是的。
吴承恩在西游记里也这么编的:玉皇大帝经历一千七百五十劫,每一劫十二万九千六百年,而最终成了玉皇大帝。
月光王其实也不懂三门外语,不懂资产组合管理,甚至不知道自己疆土的形状。他只是在别人需要他的头时,就舍生施予。

我想这世上的凉薄,是终将为我们所战胜的。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文字色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

無題

感触颇多,收获丰厚吧。其实,用自己的劳动所得,给自己做旅行的资本,应该是不错的选择吧。
  • 2013/06/11(Tue)16:55:03
  • 編集

無題

那天晚上的眼前五指都没有天边北斗清晰TvT
  • tomato chan
  • 2013/06/12(Wed)20:03:11
  • 編集

無題

顺我看着你这篇从头哭到尾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 tomato chan
  • 2013/06/12(Wed)20:18:51
  • 編集

無題

↑哭点在哪呢???
  • Er shao
  • 2013/06/12(Wed)23:47:36
  • 編集

無題

突然也很想再去一次青海。去爬爬祁连山的山脚,还去鸣沙山躺着。旅行多少可以改变一点人
  • 小虚
  • 2013/07/24(Wed)03:41:03
  • 編集

無題

樓上們的點都好神,我的點是,你手機上半場是咋解決滴啊?@( ̄- ̄)@
  • lulu
  • 2014/07/08(Tue)10:39:31
  • 編集

無題

放在食品袋里了←
  • L
  • 2014/07/13(Sun)10:50:05
  • 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