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写字板上的纹理 / Robert Shiller给金融学毕业生的致辞


重回北京自己的租屋,擦拭挂在墙上的白板的时候,发现了在我这里住了两个多月的同事女孩子没擦干净的淡淡的笔迹。她把白板当备忘板用着,能看得到她写的是“缝扣子”“买牛奶”“打豆浆”这样的,种种生活琐事。
觉得挺可爱。

我忘记擦掉的花繁似锦四个大字,以及“洗包”“和修眉毛”两行小字,她没有擦掉,只是写在我没写字的空白地方,走的时候只擦了自己写的。我们并不熟,从头到尾,我通共只在武汉见了她一面,把房子钥匙交给她。

她是我的同事,也是管培前辈,如今已经如愿定在上海。她是一个客气的,精打细算的女孩子,对娱乐要求不是太高,体力也不太好,累了就不喜欢收拾。在武汉时我在运营她在审计,各加班一个小时后约在一起吃个辣酱面,嘱咐了她种种住房注意事项,她隐隐地表示了不满——她的轮岗计划里,有快一年的时间都在做差不多的事。

我感觉出来了,她是个容易累的女孩子。我的同事里有许多都容易累。他们做着手头的事,跟头咕噜紧,回家摊在椅子上发呆。脑子里就累一个字,找不到工作的意义。问深了,都说,不知道自己做这些,除了挣钱,还为了什么。

我们这行里的人,好像普遍地,越来越看不起自己。

过年的时候,我在唐山,给弟弟讲商业银行的运营架构。他听完说,好像也没啥技术含量。
我说是没啥技术含量。
他就对银行表示了嗤之以鼻。他在新加坡,他的专业也有许多毕业生进银行做事。“你知道,在新加坡,每个专业都有人要进银行”。
我说你不要鄙视银行嘛。
虽然我理解他为什么要鄙视银行。不就是,大家都觉得,人傻钱多嘛。

我关系最好的同事雪梨在上海的时候,交易室有个姑娘,心血来潮了就质问她(和所有人):你为什么在这里工作?你心里就只剩下钱了吗?

其实,只能看到钱的不是你自己吗?

雪梨给我讲这个的时候,我就想起了下面这篇文章。诺奖得主Robert Shiller于2012年5月发表的,给金融学毕业生的致辞。
自己粗糙地翻译了一下。

每年的这个时候,在美国、在世界各处的毕业典礼上,学生们都能听到一些为他们准备的最后的致辞。而我,为那些即将踏入金融、保险、会计、审计、法律、公司治理等等领域的学生,准备了下面这些话:

在你们离开校园,走进你选定的金融岗位的时刻,我真诚地祝福你。在你的职业航程中,华尔街和他的血亲们将呼唤你。你在金融理论、经济学、数学和统计学领域接受的训练将支持你,让你在工作中创造价值;但也不要忘了,你在历史、哲学、文学课堂上获取的知识也同样重要。你在掌握正确的工具之外,永远不要忘记金融行业根本的用途,不要背离了它的社会目标。

只要你没有把自己关在象牙塔里,你就肯定知道最近金融行业饱受指责——他们说,正是金融行业,让我们的经济陷入了大萧条以降最糟糕的危机。很大程度上,说得对。而且,你只要看一眼你那些参与了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同学们,你就能理解到那种广泛的憎恨——那种针对金融家的憎恨,针对收入前1%的人的憎恨——金融家们大部分时间都在服务那1%的人,而且他们自己也往往在这1%里。

有些批评可能有点过头,或者指错矛头,但它们无疑都在强调着金融改革的必要性。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金融始终位于激活市场的中心位置,正因如此,金融行业现在的问题亟待改正。如果你意识到了我们所有人之间的联系性和多种多样的需要,你是可以参与到改变中来的。这正是你面前真实存在的挑战,你应当把它当成一个机会来拥抱。

如果你是个青年金融业从业者(译注:下特指商业银行从业者),你应该熟悉银行业的历史,应该认识到银行服务的社会层面越多,越能发挥最大的价值。想想19世纪英国和欧洲的储蓄银行运动,和20世纪孟加拉国的格莱珉银行。现在,商业银行最好的出路就是从根本上升级它的金融和通讯技术,为中下阶层和社会底层提供全面而创新的银行服务。

如果你刚刚进入抵押贷款银行,你面对的就是另一个关键性的挑战——你要设计出新的、更灵活的贷款产品,帮助那些业主度过经济波动的难关——要知道,在这场波动里,成千上万的人已经被掩埋在了如山的债务里。

如果你已是青年投行人士的一员,你需要设计更多样的风险资本投资形式,让那些投资人们不仅仅只在互联网行业里挤成一窝蜂,而是能够移开一些兴趣,支持更多的创新型中小企业成长。

如果你是个新入行的保险从业人士,你要注意设计新的方法来对冲有关工作、生计和房产价值的风险。这些是人们真实关切着的风险,也是真正能够带来灾难的风险。

在投行和经纪行之外,现代金融还包括一个公共和政府的维度。在新近发生的金融危机中,这个维度更需要革新性的创造。制订规则,使金融业稳健发展、对社会有益,从未显得如此重要。从业于立法和行政部门的毕业生们需要分析金融中植入的法律框架,监管金融发展,使其为社会创造最好的结果。

如你有志成为新一代的政治领袖,则应当意识到金融素养的重要性,为公民们提供所需要的法律和金融方面的建议。同时,经济政策的制定者还肩负着创建一些新金融机构的重任——包括养老金系统、医疗保障系统等等,它们必须建立在良好代际风险分散的基础上。

如你决意成为经济或金融领域的专家学者,你需要努力加深你对资产泡沫的理解,并传达给金融业从业者和广大公众。华尔街确实在危机中出了一份力,但你知道,危机其实开始于一个广泛流传的信仰——那就是,房产价格不可能下跌——就是这个信仰,在社会中流传成为瘟疫。侦测资产泡沫、在泡沫破裂波及到整个经济体之前就遏制住它的影响,是下一代金融学者面临的重要挑战。

你用繁杂的资产定价模型和精美的期权定价公式武装了自己,你必然,并且合理地要求一个物质回报丰裕的职业生涯。不要为此感到羞耻。你自己的财务回报很大程度上体现着你为你的雇主创造的价值。不过,也许你还没意识到,华尔街乃至整个金融业中能够给予你的回报正在逐渐改变。如果金融业要重塑自己的声誉,重新取得公众的信任,金融这个字眼本身的含义也必须改变。

理想的金融业并不仅仅管理风险,更应该为整个社会的资产尽心服务,主张其最根本的目标。在金钱报酬之外,作为新一代金融从业者,你将获得的最真诚的回报,就是你参与在金融民主化浪潮中所获得的满足感——你将把金融带来的好处,拓展到了社会需要的那一个角落。这是新一代人共同面对的挑战,需要你拿出你所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脚踏实地的技能。

愿你一起重塑金融业——世界需要你的努力来变得更好。


译者tips:
    *为加强语气,所有的you都翻成“你”了(反正也不是现场演讲)
    *多分了一段:为使意思并列,把保险那段单列出来了
    *特别避免了使用“金融精英”这样的词汇,都用的是“从业者”这样的中性词

我依旧觉得,错的不是哪个行,只是哪个人。
你说自己战胜不了氛围风气;你战胜不了的就只是,在别人往口袋里大把装钱的时候,你心里的虚荣、嫉妒和贪欲。


中午差点跳了虚拟币,还好当初注册时留了假名,要转账的时候意识到转不出来的风险实在太大,赶紧作罢。
于是找出上面那篇来翻,共勉。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文字色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