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新しい記事を書いている

新年好。

一月一日正式晚餐过后,由于车上位子不够,我和哨子两个就沿着主街往家的方向走。天很冷,也很黑,街灯冻得都很瑟缩;也许正是因为这么冷,所以街上很冷清,夏天里开到半夜的铺子都只亮着招牌,里面没有什么活动的人的影子。哨子说,你又不喜欢挣钱,那就我挣钱你花钱吧。我说我也不喜欢花钱啊。他说,那挣钱多没有动力呀?要是我有钱,你也不用费心周旋那些你讨厌的人际关系,你就去写你的字,然后随便花钱,不就好了。

我笑说这个好这个好——试图忘记自己心中的动摇。

我十二岁那年,每晚在家里打开电脑,装做在听走遍美国,开着一个word文档写自己的第一部成文故事。Alt+tab用得精熟。女主角当然是我,男主角的原型是一个我自以为我喜欢并且我自以为不喜欢我的男孩子。人物很少,但是叙述得纠结复杂,故意卖关子,说不上什么可读性,大概也只有我娘能够耐着性子读完吧。
娘的读后感中我印象最深的一句是:我很高兴你把男孩子写得这么苍白,因为这表示着你还不懂得恋爱。

这实在不是什么称赞,但多年来我就一直记住了这句话,一直告诉自己:不懂的东西,不要去写。要是真的去写了,不要对产出品有太强的自信。

那时,初中二年级的我犯着现今流行网络作家的一切毛病:角色严重不平衡,主角戏份太多,配角只是符号;人物配合剧情,而非剧情发自人物;矫情;中二公主病;当然,最糟糕的一点是我把我仇恨(没有这个词那么严重)的对象写进故事里,用我的叙述继续这种仇恨。我的女二号似乎一无是处:娇气,不通融,甚至愚蠢——男主为什么爱上她呢?那只好是因为她长得漂亮。

我之所以说这是最糟糕的一点,是因为我觉得作家的任务就是暂时抛却自己的主观性,只给读者创设一个情景,让读者自己去判断。
——当然,我相信尼采所相信的:你在叙述或表达观点时,无法完全排除自己的主观特点。所以,我只好努力让自己变得尽量博爱、尽量理解、尽量宽容,让自己真实地不带偏见,才能力求在自己的文字里不带偏见。

文如其人。所以要好好写文,专心做人。
阿莲说的。

我知道,就算我不写东西,我的生命也已经和写作缠在了一起。这话听起来有点搞笑,但是我自己明白,从初中开始我努力观察,努力理解,努力去见识我所未见识过的,经历我所未经历过的,都是为了什么。我知道因为我希望我的人生丰富,所以我的人生丰富了起来。我也知道在未来,我所希望的都能够实现。

以上是给自己的新年寄语。似乎总是在强化着自己的偏执(笑)

错过了去年的年终总结,也就是错过了一番抒情发酸的机会(乐)那么留着吧,那些话,总要说的w←
PR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