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缺乏

近几个月没写日志,原因又很简单。
原因就是我在写文,写文的话就没必要写日志了。

要说我把写作这件事情看得多重,我也说不好。
说要为了它丢掉命,倒是不至于。
但是如果说,要能十年寿命换一部作品,我是会动心的。

人生到底该有多少时间放在它上面呢?
这么多年我一直觉得,写作是不能成为人的主业的,因为现实主义的写作必须建立在现实的人生基础上。闭门造车没任何用处,关上门,就连空中楼阁也搭不起来。
可是回头看看,真正留下传世之作的那些人,又有几个是兼职的作家?
认为自己不必付出日夜连轴昏天黑地,只靠班前饭后挤出来的星点时间,又何尝不是一种深刻的傲慢?

工作要上进,人情也要兼顾,收入要提升,家庭要组建,这些是我非常非常非常认可的东西,我绝不愿把自己的爱好,梦想放到任何一项的对立面。
我有在努力啊?并没有影响到我在公司的风评,没有得罪谁,相反评价一直都不错。lv2考过了,我没考虑四年才可以拿证,我就要明年考过lv3。我抽空锻炼身体,节食,顺利地过着每一天的日子。
我确实没有像那些在现在的职业上有兴趣有理想的同僚们一样,花很多额外的时间丰富自己在这一行的外沿——不管是人情还是社交面。我认可他们的努力,但我清楚,我的界限,基本上就在工作时间的十小时了。

以前的我,并不是很习惯于跟亲近的人谈论自己的爱好。
看起来有点小圈子,而且不怎么现实。看个柬埔寨史,研究基督教会结构、18世纪的西方风化,好像和结婚生孩子也没有什么关系。
所以我一直以来,还是在谈那些很现实的东西。

长久以来我建立起来的习惯,就是话说一半。
说对方喜欢听的那一半。

所以打电话的时候,我会说,今天背了十页单词,或者今天顺利通过了辅修面试,或者今天得到了老板的称赞。
不好的那一面我习惯留给自己。有时候也会说出来,只要是理性地探讨,不会让对方长期担心忧虑。最近越来越倾向于说出来,越来越认可探讨对解决问题的积极作用。

但是我自己也忽略了,我以往连梦想这一套现实性不太强的东西,也隐藏起来了。
而最近说得有点多,以至于听话者认为我每天都在做这些事情。

我仍然清楚地记得高一那年,2002-2003年中的某一时间,我们穿着长袖校服,但里面的衣服不厚,可能是春或秋季。我和e在学校的后车棚,谈起吸毒的话题。我说,如果有一次机会的话,我想体验一下。体验过的东西,以后才能写。
这个念头本身就请不要吐槽我了,那时候我还在犯中二。都这么多年了,我当然从没试过,以后也再也不会这么想。
但那是我有印象的,第一次,有意识地表示,我需要体验,因为我想要写下来。

这种意识的产生,只会比那更早。

2002年我十四岁。
高中的我,有许许多多个本子,每个都起了名字,不同的本子存放着不同题材的文字。有很多无病呻吟,也有很多现在看起来也觉得有趣。

我十六岁那年是什么样的呢?
我习惯在洗澡的时候想大纲。高中时家里的卫生间很窄,我洗澡的时间会有点长,有时候想着想着,水冲在身上,就发起了呆。
我十八岁那年呢?
我在网上挖了个长篇坑,后来发现设定做得不考究,弃掉了。直到现在都没再捡起来。
二十岁?
就不要提了,那真是我写漂白写得比较昏天黑地的一段时间。
二十二岁?
成文较少而写了很多日志的时期。结构性地补世界史世界人文。纠结着一年前挖起的另一个坑。
二十四岁?
前年,相当现充的一年。还真是没写什么成文,但却是读了一些书,静下来写了一些长日志的一年。

然后工作了,时间忽然被压得很紧,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资源冲突。

我为什么想有一份接触面很广的工作?
因为我想要写下来。
我为什么会对很多东西动心,有时做出一些看上去跟过往人生轨迹不相干的选择?
因为我想要多样性
因为我想要写下来。

前两天我接到一个借调机会。
说实话,我心里的第一个念头是
我没有在政府机构工作过,我这辈子大概也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
我想要这样的多样性
以后,到我想要写下来的时候,我会需要这段经历。


是否接受这个机会我和人探讨了很久,但我并没有把这条理由放进来。
我也知道它不是一个理性的念头。
但它是我的第一个念头。
我可以使用其它二十条理由进行权校,给出一个理性的答案
但这一个是我的第一个念头。


在无数无数事上,它都是我的第一个念头。


在写作上,我最终可以一事无成,也很可能真的一事无成,但真的,请不要怀疑我的坚定。
请不要怀疑我的信仰。
这已经是一件哪怕一事无成,我都愿意花上一辈子去做的事。


我知道我的路还很远,我在这条路上滚打得还太少。
但是恕我直言,那些现在站在我的近处,为我出谋划策的人,对这条路,也同样没有任何经验。
写作是需要人生积累的,写作本身也是需要技巧的。
写作有魔幻的,现实的,魔幻现实的。
有只有十五岁的人能写出来的文字,也有只有七十岁的人能写出来的文字。
男人有男人的文字,女人有女人的文字。
有带着宽容和爱写出来的东西,有带着狭隘和偏激写出来的东西。
有试图传达思想的高谈阔论,也有精巧细致的文字游戏。
有人说只要内容就好,有人说,还要特定的结构,格律,音韵。

我读了二十年的书,对这条路有断断续续十几年的思考。
我不希望我是骄傲的,我希望有人点拨我,教导我,斧正我。但我也不愿意谦卑到随便怎样的意见,都会全盘接受。
我知道会有很多的不理解,我也理解这些不理解。
掰开揉碎了探讨,怎样都好。

但请不要再武断地告诉我该怎么做了。
我会感觉,有一点受到伤害的。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文字色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

無題

热门视频成人动画那个连接…………不是为了体验吧……
  • e
  • 2014/09/10(Wed)18:27:39
  • 編集

無題

哦,那是广告,固定出现在第一篇下方,我的眼睛已经能习惯性过滤它了……
  • L
  • 2014/09/12(Fri)19:21:30
  • 編集

無題

好久木有来博主的博客了。之前一直蹲着博客是因为对幸村深沉的爱(殴,随着对pot的放弃也慢慢放弃了(黑白之界或许可能没有2了吧)。最近在整理东西时突然又萌生了爬回来看一看的想法——博主居然蹲全职了!只可惜作为曾经的黄少脑残粉,如今已弃坑全职。看来和博主木有缘分呐。
  • ……
  • 2014/09/19(Fri)23:47:43
  • 編集

無題

L桑好,不太好意思说其他啥的只好回复一下……俺又来看您的blog了!
觉得文字是有气场这种东西的,而l桑的文,无论是之前的pot也好还是现在(尝试了几番还是没萌上的)全职也好,都觉得l桑的文有那种认真又温柔的气场在这里,就像第一次和l桑说话的时候你给我的印象一样。
就是和您说话的时候会有种“啊,写出这样的文的果然是这样的人”的感觉。
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了……ww这篇日志也让我觉得很有您的风格,就是这样!(词穷中orz
  • 莉々
  • 2014/10/19(Sun)01:58:53
  • 編集

無題

补充:其实就是觉得能看到坚定地行走在自己的道路上的您觉得很开心这样ww
感觉自己也能有勇气了。
(不用回复也没关系!
  • 莉々
  • 2014/10/19(Sun)02:01:28
  • 編集

無題

啊莉莉!>///<
对不起这么晚才看见,也对不起很久没来写日志了=v=
(如果能啃得下去的话)我个人非常建议看看罗曼·罗兰的《约翰·克里斯朵夫》,傅雷的译本,一本一定意义上在我中二期奠定了人生基调的书><
不过就是很难啃就是了!(笑)

有勇气就太好啦!要坚持喔!>v<
  • L
  • 2014/10/26(Sun)12:55:27
  • 編集

無題

>>l桑
啊哈哈现在才看到回复> <!嗯果然得到回复还是很开心(咦)微博上都不太好意思搭话TAT....l桑有机会有心情的话还请继续写写日志呀=v=~
《约翰·克里斯朵夫》吗?我会去看的!>///<
  • 莉々
  • 2014/12/12(Fri)00:37:27
  • 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