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豆角豆角

今天中午和昨天晚上又是去同一家小馆子吃的。我跟哨子这种习性也真是够了……

+++

读完了天竺奇谭,吃黄记煌等锅烧好的时间里,给哨子讲了一遍湿婆/萨蒂的主线。过程中哨子不断提出一些特别有建设性的问题,比如我讲湿婆喝掉乳海的毒液也是顺应梵天的意愿而动,他就问:梵天自己为什么不喝啊?
我哪知道啊巨巨,这已经不是“作者非要”能够解答的问题了啊巨巨,你自己去看神话吧巨巨。

都讲完之后他问我,这个故事的意义在哪?

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故事的设计是好的,文字是好的,技巧上也到位的(尽管少见细节),但它本身给人感觉最大的问题,是难以以对人的关注来打动读者。命中注定的东西太多了,爱情也来自命运,悲剧也来自命运,而按照我的口味,“命运”这个词汇若不是用来推翻或打破的,那便没有出现在现代文学中的必要了。或者,有时候它会指代一些具体的困难,譬如伦理束缚,财富匮乏,各种可能想到的艰难险阻,那样也无妨;但若将它作为一种空泛的负面影响来描述,就很难给人现实感了。

说来说去,它也只是个神话故事而已。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文字色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