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20171101] 开窗见阳

半夜生生被着凉的脖子疼醒,就贴了一片暖贴,做好了请病假的准备。最近两周来难得有一天一直睡到了九点多,起来想到家里有面包牛奶玉米片坚果碎和白咖啡,就一片开心——虽然那白咖啡除了口感爽滑之外一无可取之处——想想中午还能去楼下吃顿平日吃不着的工作日行政套餐,就更高兴了。这地方没什么写字楼,想来午饭时间不会有太多年轻人。

我十分喜欢现在的房子。是在劳顿了一天累到要哭出来时的一见钟情。房间在三十楼,大飘窗朝西,面前一片开阔,看得见西九龙的海。

飘窗上有张桌子,有的时候我会拎着电脑到那边去加班。餐桌高矮适当,适合阅读和用纸笔写笔记,有的时候我就在那儿工作。而我从广州海运过来的办公桌只有六十厘米宽,又靠着墙用书立立了一排书,可用的空间很窄,只能适合用电脑工作。长度姑且是够的,但转眼左手边就让我堆满了一排书。又要找机会运回家去了。真难办啊……

++

其实想想看,我所住过的房子,仿佛没有一处回头看来觉得不喜欢的。就连在武汉,住在别人穿堂里(我是从小就一个人住惯的),在记忆里复现的时候,想起的都是那时极端良好的作息,周末在长江边雾中的穿行,和外头小店里赊账能买到的火龙果。回忆的事后处理真是一件神奇的事,那时候鸡毛蒜皮的压力和苦痛,一件都想不起来。

++

前天中午一时兴起答的问题:知乎 - 所有人都说好好活着,但为什么?匿名用户的回答
一百多个赞了还没有一个评论,跟我写文一样的风格,笑死我了……

两天过去,我翻了翻别的答案,感觉很多人都带着劝诫的口吻,阐述生活的意义,生活的可能性,生活下去可能发现的事。
这些人其实都有一个预设观点,那就是这些意义、体验、可能性“比死了要好”。
我觉得这挺不谦卑的,你没死过,谁都没死过,你怎么能如此肯定活着比死了好呢?
我的看法是活着确实挺好的,提高了死的机会成本。而且比起活着的未知可能性(毫无疑问活着就有越活越差的可能性,可大家都闭口不提),我更害怕死的未知可能性。原因是一样的:因为没有死人讲述过他的体验。
也可能他们透过神的口讲述过吧,但终究没有能说服我。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文字色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