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19站地铁

从我广州的房子出来,地铁转火车转地铁,19站,就到了哨子深圳的房子。

++

上周末从深圳回来,拿了哨子的蓝牙音箱。
从武汉开始,忽然变得非常喜欢听古典。又不喜欢用手机或电脑放;有了音箱,洗衣服的时候也可以听。

继续背法语单词。沪江的课过期了。真是明白了什么叫“声音太平没有起伏,听得快要睡着”。

新来的Kindle paperwhite里还放了一堆莎士比亚。

看这三段,我是多么的高大上。

这么说还想找个时间写个装逼指南来着。
你们就能看出来我有多大的程度是(不小心)装出来的。

++

还用布卡漫画看起了那些小时候差一点点没有看完的漫画,像乱马1/2,金田一少年事件簿。小时候的漫画净是零散看到的,所有没看完的漫画书,都变成了青春期的悬疑剧。
(这什么腔,这么肉麻……)

而且还在B站刷刷短实况。

周末洗衣服,收拾房子,看看Gravity,看看无人区,吃个家附近的馆,喝个贡茶,卧床个大姨妈。

最后坐坐地铁,坐坐火车。
最喜欢公共交通了。

++

在武汉的时候,周末去了很多地方。除了古德寺,湖北省博物馆也很棒。江滩的芦苇丛深得要死,钻到十分之九的地方还没看到出口,险些就要在看到江水的前一分钟折返回去。

事实是钻到一半我就怂了起来。四下都是芦苇当然没什么可怕,只怕不知道那里躲藏着人。

下到江边,四周稀稀落落的只有十数个男性,以及和男友一起散步的女性。
我想好好看看长江二桥,可是天扑了我一脸雾,后来又掉了灰土味的雨。
我很快就走了。

来广州的第一周周四,中午,一个人到公司对面的小广场晒太阳。阳光好得要死,我坐着玩酷跑,然后有个三十左右的社会青年跑到我旁边来搭讪。
跟他聊了两句,聊的时候并没觉得什么,也并没透露什么信息。然而回到办公室,突然开始恐慌,一直恐慌了将近两个小时,眼前的信用证也看不懂,指头冰凉。
下班我从公司大楼侧面的出口溜了出去,钻进了地铁口。上了地铁我就放心了下来……地铁拥挤也是挺好的,这一个车门确定只有我一个人挤上来了。

后来好几次住在7天的时候,不敢去用房间外面的吹风机。
我一个人要面对一面镜子,好多好多门,和一条有好多门却还是那么空的走廊。

十一过后,我第一次回到北京住处时,走过那个地方,是哭着过去的。
就是字面意思,哭着过去了。

第二天又哭了一下。

不过后来就没再哭过了。

++

你们得时刻记住,我善于夸张。
不管是平静还是恐惧,用写字来表现的话,我自诩都很擅长。

但你们喜欢我,当然不是因为我会夸张。

++

这周末又是我自己安排出行计划。
重要的地方一定要首先去,不能再像在武汉时,只有三个小时留给省博物馆,前面两个半小时都憋着不敢去厕所。

++

坚强和热爱并不需要刻意去夸张。
只是写下这几个字,已经足够力透纸背了。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文字色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