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Mastersphere

我年轻的时候,经常都在做一些高度戏剧化的梦。梦里吓醒来哭醒来的时候都有,醒了之后还很兴奋,觉得梦还没完,就躺下继续。有时候的情节设计,甚至是提前体验了一些未来必须经历的大喜大悲。

而近两年杂七杂八看了些关于清醒梦的东西,有意识加以试验,发现,梦的可控性的确相当的高。
譬如说,梦里发生了凶案。作为梦的主人,你想要知道凶手的话,你不必设定“我是一个知道凶手的人”,而可以直接设定“某某是凶手”。

比如说,昨晚的梦里,我家拆迁时,发现墙里砌着一具尸骨。

这是侠客行和金田一里头都见过的老梗。而我想了一下,直接回头问我身后的那个人:是不是你,两千零六年已经去世了?
身后的人沉默了不自然的长时间。这表示他默认了答案。

连供认的方式,都和我潜意识预想中一致。

这也是清醒梦比较突出的一个特点。你不用想得很清楚,只要在潜意识里有,它好像会自己完善成有头有尾的情节。

而后来我一直没去问那现在作为替身的你是谁,为什么会做替身。

——因为我还没想好要怎么圆!



之前在知乎看到的那位答主,通过清醒梦获得了超自然的操控能力。譬如,你从一点移动到另一点,不必老套地跑或飞,可以直接瞬间移动。

而我在梦中追求的并非操控力,而是戏剧性,换句话说,是意外性。这种时候,如果整个梦都是由我自己的潜意识为基础设计出来的,戏剧性的成分就被框窄了很多,难以跳脱自己的认知范围。

所以说不定清醒梦理论对我来说是个灾难。我知道有这回事之后,作用就从无意识影响梦的走向,变成了有意识引导梦的走向……
所以近两年,明显感觉到梦的多样性和意外性大幅下降了。
呜呜呜。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文字色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