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Mistress Asia

“……洪森在很大程度上靠自己努力获得现在的地位,他并不听从外国支持势力。可以说,他是柬埔寨第一位真正的现代领导人。他想把柬埔寨变成一个繁荣的现代国家——像新加坡或许还有马来西亚那样——他的急切愿望显然是真诚的,但他没有能力或者是不愿打击政府内日益猖獗的腐败,也没有能力把收入从既得利益者转向农村地区。这阻止了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也让国际长期投资者感到非常气馁。”

柬埔寨史(没错我刚看完)最后几页这样写。

我马上就回想起了在缅甸下院的那个晚上,长桌的这一面是代表发达社会的美国代表团(和我们两个中国人),另一面是四五十余岁当地改革派的领袖们,皮肤是东南亚普遍的黢黑色,大部分英语说得尚可,急切地抛出一系列关于即将推行的市场化改革的担忧和问题。我们这一面的白人们,带着掩饰不住的自信,刻意放慢英语的语速,侃侃而谈。

缅甸按部就班地自由化着,腐败着,军费开支居高不下着,行政效率低落着。并没有因我们来一趟而产生任何翻天覆地的改变。

在我们醉心于18世纪美国制宪会议中表现出来的高洁和理想主义时,21世纪的亚洲改革派们仍然双脚踩在泥淖里,拖着整块土地的阻力艰难前行。

这种感想让我不由得想到我现在公司的CEO,香港人,普通话说得也不太好。在季会上,如果我们谈到一些日常看到的问题,他会深深蹙起眉头:“我在大会上都说得很明白的,为什么大家还是不知道?”

我们默然着,他也还是想不透。
和他的故乡只隔一道深圳湾的大陆,永远像谜一样的大陆。

我们这个光怪陆离,没有外人能够拯救的亚洲。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文字色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

無題

看完有种刺痛的感觉。
5.1回家的火车上看了阿米尔汗早年拍摄的《普拉提的颜色》,痛陈印度民众对现状的既爱又恨。
目前亚洲诸国不也面临的同样的境遇么,就像一块陈腐的腊肉,不知道何时才能忍痛割弃。
想起了一句话:中国没有真正的贵族。
  • 2014/06/04(Wed)12:42:03
  • 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