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Selective Discrimination

我并不太喜欢在上午工作。
喜欢在半夜读书写字的倾向很明显,而且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初中毕业的时候就曾经半夜四五点不睡,画画和读法国历史。对于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来说,从午夜开始直到凌晨的自我陶醉、昏黄的台灯、因寂静而空荡荡的房间、体感可察的些微凉意,都是会永远刻进回忆里的东西。画的不过是简陋的铅笔画,一个没有表情的梳辫子的女孩、就算作是自己;读的说是历史,但印象最深的却是共和历对一年十二个月的风花雪月的题名而已。

(*有兴趣可以搜一搜法国共和历:葡月、雾月、霜月、雪月、雨月、风月、芽月、花月、牧月、获月、热月、果月是十二个月的名字,每月三十日,另有5天“无套裤汉日”。热月政变雾月政变之类就是共和历下的称呼。)

半年前得知可以去缅甸时干劲十足,马上找来各种资料(说是这么说,其实能看到的英文研究很少很少)扎在图书馆每天看每天看。不出两个星期就被泼了冷水,然后就再也没有当时那种昂扬的心气了。

——我真的老了吧,一被人泼冷水,心情就会变差甚至差到影响工作的程度……人认为自己的事业有意义时,难道不该冲破重重冷水也认真做下去吗?

↑这样想着,于是会责备自己。到后来就变成,一被人泼冷水,就责备自己的不真诚。
兄弟们,省省吧,这才真的叫做用别人的不应该、来不断地惩罚自己。我现在的原则是,当我判断此事确实不是我的错,而且这种判断并非出于情绪、出于任性、出于偏见、出于误会时,我就停止对自己的谴责。我没有做错,我心安理得就好了。至于结果不太好,那又怎么样呢?一边努力工作着,一边还要冲破层层阻挠,我尽力了,就只好这样了。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