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标题是人大周濂先生的一本书名。人称他是学术新锐,“最有前途的青年学院派公知”(语气好像书腰)。昨天路过食堂时看到海报上他这书名;你要知道他说的是公民意识,就会觉得颇有味道。

写论文要写到缅甸今年4月的补缺选举(就是这次昂山素季当选议员)。选举邀请了来自美国、欧盟、东盟和中国、日本等许多国家的外部观察员,内部一些异见人士也被邀请观察选举(如我在仰光认识的88代学生领袖)。绝大多数观察员都给出了积极的评价,“除了个别程序细节有舞弊或纰漏,整个选举过程基本是公开公正的”。据说中国也派了观察员,但没有哪个新闻刊登了这位人物的评论。西媒只提到中国“被邀请”,根本没提中国“去了人”。

然后我又看到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先生发了这么一条微博:

“祝贺缅甸开始走向民主,逐渐向过去的贫困和军人政治告别。但有人用赞扬缅甸反讽中国,这很可笑。中国政治开启的民主容量,是缅甸那点民主内容的无数倍。把民主等同于选举是教条主义的死记硬背。一国民主的质量,关键要看该国民意与国家政策的距离,以及它被落实的顺利性。缅甸能当中国老师还早呢。”

且不说“中国政治开启的民主容量”是怎么度量又是怎么跟缅甸相比的,这条结论太模糊,根本没法证实也没法证伪。后面一句“民主等同于选举是教条主义的死记硬背”,我也没法评论,我也不知道选举到底是不是民主的必要成分;民主只需要民众掌握最终决策权,是不是一定要通过选举这种程序我就不清楚了。不过,中国到底不也是采取了选举这种形式嘛?

一国民主的质量,关键要看该国民意与国家政策的距离,以及它被落实的顺利性。

这句话就危险了,很容易把国人绕进去。看银英的人会知道,莱因哈特的帝国政权是贤明的君主政权,行动有效且有针对性;而自由行星同盟号称民主却由昏庸的政治家把持,呈现出了CCP领导人所喜闻乐见的“低效率、混乱的西方民主”。在帝国,“民意与国家政策的距离,以及被落实的顺利性”恐怕都要优于同盟。杨威利自己也高度认同莱因哈特的才能与人格,他到底为什么要拼了一条老命推动君主立宪?

要明确的是,政策(policy),是由目前当权的政府颁布的、针对特定问题的国家治理方案。政策与法律(law)不同,理论上,法律一旦颁布即成为铁律,只能为修正案或者重新立法所修改。法律不针对某一具体问题,它要包括的是一个范围里(比如财产、公共安全、诉讼)的所有问题。政策必须符合法律,否则政策无效。所谓民主,即是人民掌握立法的权力。

在三权分立社会里,制订政策的是行政分支(Executive),制订法律的是立法分支(Legislature)。基本上行政分支总是掌握着很大的任意处置权力,这点在中国在外国没什么两样。立法分支订立的法律应是凌驾于政策(和具体行政行为)之上的,但立法分支往往在人员、资源上力量薄弱。所以就需要司法分支(Judiciary)。

回到胡先生那条危险的论点,他的意思就是:民主与否要看政策是否合民意,并且看政策是否能顺利执行。
举个栗子说:如果政府给我发套房我特别开心,而且这套房也顺利发了,那就是好的民主。

这话讲的可能是如何贤明有效地行政,但跟民主一点关系都没有。民主应该是,如果我想要政府给我发套房,那政府就得发——当然,这里“我”是个群体概念。和前一个栗子比比,谁都看得出哪个才是真的“人民当家做主”。

当然,如果政府做的事情就是给我发房,那我当然开心,也拥戴这个政府。这种态度叫做功利主义:只要我得到好处,我就认可。问题是,现在政府要强拆我的房子,怎么办?拆了我的房子好多人都会开心(尤其是卖地的政府和买地的开发商),政府也能做到有效率的强拆。这是民主否?

++

胡先生那条微博的意思是,中国民主远远优于缅甸,中国派个观察员,大可指教一番。但底下评论一片欢乐:呵呵呵,这不是让太监去教人家怎么上床吗?又马上有人反驳这位:真是的,就不允许人家太监去看看AV啊?

乐死我了。不过我得说(抬头看标题),想不当太监也好办,大家醒醒吧,别装睡了。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文字色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