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本是来写情书的

如标题。

我几次三番想在这里写封情书,然后每次都因哭得太厉害而半途而废。这一次又重蹈覆辙,让我想,我是不是不要再做这种无谓的努力了。我应该早早去洗把脸,关了电脑去躺到床上。

之前半废的那几篇中,只有一篇是存成了草稿没有直接关页面的。拿出里面的一段,防止四月的一段春天就此消失:

刚刚,我中午睡醒,一个人往图书馆走。你知道今天的天气,因为——这是多值得庆幸的事——我们在同一个城市里;你看看屋子外面的天,也就看到了我屋子外面的天。——我一个人走着,有太阳晒在教八南面小花园那一圈方方正正的树篱上。树篱到我胸口,我像路过一溜站得整齐的小朋友,挨个检阅他们的脑袋:他们清一色是绿色的,但有的浓,有的浅,有的发黄,有的发暗,有的像迫不及待地进了夏天,有的还像没冬眠过来一样呆呆的;大多浮着一层薄薄的灰土,北京的春天给所有人蒙上的一层薄薄的土。随便一望,他们就有一二十种绿,没有任何顺序地排列着,看得我的心痒痒起来。

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因为我们在同一个城市,你很熟悉而现在看不到的地方,我讲给你听。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那一丛树叶子,就让我幸福得忍不了。

不知这样过个一二十年,我能否做到家常便饭地接受幸福。但是你知道,我就是想小题大作。我觉得那些太平静地看待这一切的人,都低估了人生的价值。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文字色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

無題

我特别同意那种亢奋而感恩的心情,像泉水一样冲撞周身的幸福和喜悦感。

如果这个时候在你的附近还有一个人像你一样那么享受和感激这些绿色和那些洋瓜国内,人生简直是,这个时候用一个只有挪威语中才有的表达而无法直接翻译成中文的词,koselig。

你看,要不是你写了这篇,我还不会让你一下子就明白了一个非常挪威的单词的意境和用法。当然反过来我又再一次地感谢你写了这篇。今天人文学院后院的草地泉水阳光和空气,真是太美好了。
  • 露露
  • 2012/05/25(Fri)04:46:39
  • 編集

無題

那些洋瓜国内 改为 那些阳光
  • 我忘记编辑的密码了
  • 2012/05/25(Fri)04:48:42
  • 編集

無題

你给个koselig的例句呗。
  • Lyn
  • 2012/05/25(Fri)15:40:40
  • 編集

無題

Tidlig om morgenen traff jeg noen få av vennene mine, og vi snakket mange språk med hverandre samtidig spiste vi appelsiner under et grønt tre ved siden av HFbygningen, og det var kjempekoselig.

今天早晨我偶遇到几个熟识的朋友,于是我们坐在人文学院楼附近的一棵绿树底下吃橘子,一边用好几种语言交谈着,当时真的koselig极了。

挪威语的一个词可以表达好几个词的意思。是可以使用字母连接起来自己造词的一种语言。kjempe的意思相当于超级,那么英语和汉语中都是两个词 very cozy, 非常惬意。 但是挪威语可以直接写成一个词kjempekoselig。 但是说koselig就是cozy或者惬意,挪威人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 露露
  • 2012/05/25(Fri)19:51:10
  • 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