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周六下午

读Jerry Cleaver的教程,半小时的习作


20160507

休息日的下午,刚刚从午睡中爬起来,唐是绝计不会穿上胸罩的。就算接下来她知道至少有两件事让她不得不离开这个房间——快递过一会儿就要来了,送来她网购的无线路由器,而且她想喝胚芽奶茶,这种渴望已经产生好几天了——她也不愿意在这一时间完成穿上胸罩这个动作。毕竟,后面一种需求仍然可以取消,或者继续拖延下去,下一日,下下一日都可以;而快递还说不准什么时候才来。说不定根本就不来了,因为很快就要下雨:天的颜色一看就不对,像久病的人有明显的苍白或蜡黄,天也有明显的阴沉欲雨。这个季节,下雨和不下雨仿佛也在什么人一念之间。

唐泡了杯咖啡。屋子里气闷得不舒服,她关了空调,又打开窗户,不知什么地方敲打装修的噪声一股脑儿卷进来了。她从睡前暂停的地方接着往下看网剧,40集中的第17集,时不时用鼠标去拖动进度条。装修的声音有点儿吵,但反正她也不需要多么专注。她抱着马克杯,向后仰进她的椅垫里,寡淡的超市速溶口味冲刷了她的口腔。椅垫是她最喜欢的一个了,淘宝定制的,上面印着她喜欢了7年、还将继续喜欢下去的偶像。他是她坚持最久的爱恋,是她付出最深最多的对象,是她人生的一座丰碑。


她的眼皮酸疼。
怎么搞的,刚睡醒。她闭上了眼睛,任凭电视剧中的人声、音乐声和窗外的施工噪声平等地卷裹着她,使她陷入了温吞的走神。

矇眬中窗外好像更快地变暗了。大概是雨云更密了。她想着——如果这重浓厚的阴影来自入侵的幽浮,敌对国家的飞艇,甚至突如其来的地壳变动让对面的高层向自己家的窗口倾倒过来——如果世界在这一刻进入混乱,那么她的名字,唐,多么适合一位标签式的中国女英雄啊。她可以被选中,和金发蓝眼的白人英雄和胸厚腿长的非裔英雄站在一起,站在废墟之巅,同人类的慌乱合影。
或许真的会来吧。
她想着,大概她睁开眼睛的时候,透过窗子看到的,将是幽浮下面伸出的廊桥,透过透明的窗口,可以看见形状妖异的外星人和精密发光的仪表。

但那不是最糟糕的发展。
最糟糕的是,她会如常一样睁开眼,而世界如常一样,什么都没有发生。

而就算发生了,她也永远不会成为英雄。毕竟灾难降临的时候,她连胸罩都没有穿。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文字色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