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Tmr is a working day

在马代的最后一天,给三拨萍水相逢的中国人当了翻译。

服务生都讲英语。当时是我自己的充电器掉在了沙屋,我跑去前台,请小哥派个人去房间找找。小哥于是帮我打了个电话:确实是有;让我稍等,过几分钟便派人送来。
就在我等待的期间,旁边的中国旅客开始请我帮忙翻译。第一拨是问wifi覆盖范围和账户相关;后两拨都是要求换房子。一家的理由是,她的房子没法看到夕阳;另一家说,她的房子憋得慌,开门视野不开阔,她希望能推门就是海。

离海最远的沙屋也不超过三十米远好吗?

我听到这里已经不太想管,但抹不开脸面对母语交谈的同胞,最终还是硬着头皮。

前后花了十几分钟交谈。房子一经确定,并不能更换,我替第二位太太提出请求的时候,已经发现了这一点。而第三位太太跟我说,前台的黑人小哥早上是答应她可以换的。我问小哥,有这件事吗?小哥说,No,我早上就跟她说了好几次,你不要再来了。

小哥不高兴,我很可以理解。来到这里的中国游客是很有趣的,大多数真的是丝毫不懂英文,常常听到有人走上前去,也不管对方是否能懂,硬是用中文,一遍一遍陈述自己的需求。前台的小哥已经不想理这位太太,她连这种情绪也不能明白,脸上仍然挂着好气的微笑,也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不能更换房屋的理由,想必对方已经陈述过十几遍了,但她是真的不能明白。

我们中国游客是很好玩的,出门的时候,会去挑选“中国人少的地方”。坦白讲,我选中的这个岛,介绍上也写着多是西方游客,但上岛一看,仍旧遍地的国人,想来大家也是差不多的思路。

或许更多人选择这个没有中文服务的小岛,也并非是完全语言不通,而是略通。能够凭着生硬的口语,一个一个单词地交涉,也能够满足基本的需求。
但是,一门语言没有掌握到一定的程度,根本达不到“礼貌”的沟通水平。

只知道单词,缺乏语法和丰富的铺垫,话说出口就会变成“我找充电器,在199”。语言能力提升之后,就可以说:“抱歉我又来打扰了,刚刚我先生也过来问过,我们很确定充电器丢在199房间了,可以请您派人过去看一下吗?”

前台的黑人小哥给我一种不太明晰的感觉:长期以来,他们和中国游客的交流,形成的是负面的预期。语言不通,加上生活习惯差异,鸿沟逐渐形成,就算是合理的请求,一开始也容易被视为不合理。就像哨子第一次到前台问,对方只是简单粗暴地回答“没有”。

有些人会说,中国人付得起钱,理所应当得到相应的服务。
这一点我也有些怀疑。旅代给我们的出行文件里,建议每天每人给餐桌留1美元小费。这毫无疑问不能算多:酒吧点单价格是包含10%服务费的,而我们的自助餐大概在20-30美元/位,每天三餐总价按最低算在60的话,1美元不过1.7%。我们又无法自如地寒暄;对方服务我们,得不到很多钱,也得不到相应的愉悦。长久以来,也就自然地调低了回报预期。

而所谓“文明”,其含义就在“能够进行正向预期”上。

压低声音说话,是因为预期别人也一样会如此。在马路上让行,是因为对方也会同样。提供优质的服务,是因为预期优渥的回报。后退一步,是因为预期对方不会得寸进尺。“文明”行为的建立,创造正和博弈,打破互相损害的囚徒困境。
但是对所谓“文明程度较低”的社会成员,纵使其公众表现未必真的就差,也会因为预期不同,而改变自身的行动。许多在国外表现得毫无瑕疵的绅士,在我国也同大流一起闯红灯,原因便在此。很多时候所有人都知道规矩应当是怎样;但后一步走,就意味着拥挤,竞争,资源抢夺,残羹冷炙。

当然,我国最大的问题,就在人多上了。
但是不管人怎么多,正和博弈也是必须要追求的。看问题的视角,必须从对抗性走向合作性。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文字色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