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性教育

↑标题大得要命

会想说这个是因为前两天拿着本《金瓶梅》看,被姥爷看到封皮,当即被判定为洪水猛兽,书没收不提,三番两次嘱咐结婚生孩子之前不要看这个。据姥爷说,这本书写的时候是为了送给一个人,而这个人拿到书就死了(这种说法其实很好笑)。怎么死的呢?手淫死的。

我对我姥爷说出来手淫这个词还是很诧异的。不过他既然说出来,大概是默认我了解这个词的含义吧?

++

我七八岁那年,有天有客人来访。妈妈和客人阿姨聊天,我蹲在别屋读郑渊洁的《压缩人生七天》,读着读着踮踮跑过去问:妈妈,遗精是什么呀?
我妈一惊:你从哪看到的?
我端起书给他看。那段话是这样的(到现在还记得):凌晨五点,贾润成遗精了。他匆匆起床换内裤……
我妈看完就乐了,笑骂郑渊洁这个家伙,然后告诉我:遗精就是尿床。
于是我异常鄙视这个叫贾润成的糟孩子,都十七岁了,还尿床。

大概一直到上高中我都还以为遗精指的就是尿床。

看《十日谈》和三言二拍也是高中时。《十日谈》稍早些,有些地方还看不怎么懂,但很快也就明白了那根本就是本黄色笑话集……三言二拍亦是,与性有关甚至包含直接性描写的故事占了非常大的分量,呃,至少给我留下了最大的印象。其中有关于著名荒淫金帝完颜亮的一篇,通篇到处是马赛克,不知是不是印刷的人都看不下去了。有些故事现在回想起来颇反映了一些当时社会现状,譬如有这么一篇:某女子剃了头发扮作和尚(缘由忘记了,大约是避灾之类)出行,结果与男子同处一室。男子见小和尚生得清秀,夜半就摸了过去,待到女子出声,才知道是个女子。文中并未提及男子有异癖,以为和尚是男子而摸过去的描写也未大作铺张,由此想来,当时明代社会恐怕对男风的态度是相当宽容的。

视频教育(咳)也是高中时接受的。非典有段时间学校放假,在家没事做,就曾找过欧美网站的视频来看。当时免费免注册也能接触非常多的资源,所以乱七八糟也看了不少。AV的主要客户群体是男性,所以里面不太会出现男演员的脸,而女角漂亮与否我又毫不关心,所谓的剧情又全都很糟糕,所以看着看着就觉得无趣了,自然丢弃。会像男性那样长期内以一定频率观看AV的女性并不多,大概就是因为女性并不是这东西的目标群体吧。

之所以会说以上这些,是因为在我心目中性知识和性态度是有着明显界限的两种东西,但现实中它们却总是被混为一谈。人们对青少年性知识教育顾虑重重,认为充分的性知识教育会塑造出轻浮的性态度。但正是这种“顾虑重重”,不加疏导,才更容易造成不端的性态度。

说回来,所谓“端正的性态度”也是一种极不严格的表达。我本人是一个性知识略丰富而性态度非常保守的人,对肉体的忠诚要求甚至高于对感情的忠诚要求。这算是端正吗?我倒觉得略有点偏执的意味在里面了。

++

顺便一说我目前正在扫School Days的游戏,这东西的人物表现力确实奇绝……目前只过了6个结局,最喜欢的人物是言叶(在角色刻画上Overflow很偏心),其次是加藤乙女。还没走过乙女线,但言叶线HE里的几个小镜头已经使她与旁角色有了极高的区分度。目前最心水、认为刻画最深的结局还是鲜血结末。诚和世界在房间里大快朵颐(?)时坐在客厅沙发的言叶照旧低眉垂目,满面泪流如注,便是世上最极端的虐杀情节,表现到这个份上,也足够了。
PR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