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新年第一神梦

*你看了绝对会后悔,大过年的



给二爹的房子修厕所未果归来,快半夜了,我跟我娘站在老家一处小山岗儿上,娘给我指县城里的各种建筑。县城一片水泥灰色,空无一人。
娘说,这里过去是小学操场,这里过去是百货大楼。而我只看到一处处的水泥建筑,没任何装饰,好像连玻璃的颜色都看不着,而且建筑也和娘说的完全对不上号。我莫名地有些急躁,跟娘说,你就别告诉我以前是哪了,我又看不到以前的样子。她淡淡地笑笑,不再说以前的话题。但我想,她笑是因为她能看见这些地方过去的样子。不是在她记忆里,而是在现在,她的眼睛里。

我们走到一处四四方方的小荒地。说是荒地,也并不比其它地面更加荒凉,二十米见方大小,地上只是普通的灰土,什么也没种,什么也没长,什么也没放。娘忽然又抬起胳膊来指我背后,说你看,那边是以前的钟楼。我转身,就只看到一幢细长的灰楼,二三十层,四四方方的形状,面上有密密麻麻跟麻子点儿一般排布着的窗户,直直插入灰蒙蒙的夜天中去。我想,那里大概过去是钟楼,便没多想。
可是眼还没转过去,又觉得哪里不对——
再细看的时候,才发现那根本不是一整幢楼。地面上是有座矮楼不假,只五六层高,那上面几丈的空间,全是虚空。再向上,才又是楼。楼的上半截悬在半空——灰土的颜色,没一丝生气,没一扇窗有灯,有一扇窗有玻璃映出灯的颜色。觉得那窗简直都是水泥封死住的。

我后退了一步,说,娘,我看见蜃楼了。娘也望了一眼,淡淡地笑笑,说,哦。

那就是她所看见的钟楼吗?

也不知是不是到了早上,灰蒙蒙的小学门洞里突然奔出孩子来。我们就站在小学操场的上头,是最醒目的地点;孩子们却不把我们当活人看似的,一眼也不看,一言不发,挥着灰色的双手,蜂拥着跑到操场上,开始无声的游戏。

娘就扯着我走了,说去看动物园。

动物园还真是个动物园,不过却是一条狭长,埋在巷的深处。顺着墙根往一条夹道里走,先是见到了牲畜的圈,里面有一头牛,一口猪,三四只羊。这地方好像长年没人收粪;虽然没任何味道,但牲畜都站在浑浊的沼泽里,粪没了整条腿,直贴着肚皮。羊若是盘腿坐下,就只有脖子露在上面。

娘说,这动物园是一个人收集起来的。他其实不爱这些司空见惯的动物,但为它是个动物园,也只好放几头在进门处。——再往里走,果然见了鹿、禽鸟,甚至还有大象。

最里头一间没门的窄房是那人的居所。进了门,右手边先是个放在地上的大笼子;里面右手边,是个牢笼一般的竖笼。里面左手边是桌子,桌边坐着人。娘照直走进去,那人马上从办公桌边站起来招呼——我才看见,办公桌不过是个土砌的台子形状,上面有台电脑主机,却没别的。

娘说,我们来看你的藏品。那人欢天喜地,便带我们到屋进门处的大笼子边,说,这里是蛇。

……蛇

我不怕蛇,与蛇也颇有缘。但那笼里,其实是虫。

最后他带我走回屋子紧里。我才有胆量往那桌边的监牢里望一眼。——偌大一片地方,排布着假山假树,还有一处小房屋。地面上,一只尸虫在啃什么东西的脑浆。

那男人说,这东西嘴刁,只吃雄猫的脑子。其实我却知道,只要是雄性的脑子,不管是猫是人,它全都乐意大嚼。




醒来我一肚子不舒服,就去给哨子讲。哨子说我又做傻梦,别想啦,王老师找你呢快去问问她有啥事。我就赶紧去找,她说,你上次借的那一堆书该还啦,今天下午必须拿过来。

我乐了,想,那堆书不是我上次在梦里找她借的么?我就想着去借车子,赶快骑回家去把书拿来。家就在南墙外的雕刻时光那边,从小西门绕出去,十分钟就到了。

就找高中同学阿龟借了车子:她的车停在教七的西边,后主楼的东边。蹬上到了家,盘桓一阵,不知怎的,就是忘了拿书。罢了,晚上再去拿一趟。

可是回了学校,却已经开战多时了。

准确地说,战斗已经结束了。哨子领导的血族已经侵占了圣堂仪仗队的根据地。血族的伤兵零散四散在圣堂左近。我冲进圣堂的一刹那,阿尔泰亚女神像身周笼罩着几乎让人掉下泪来的纯白的白,手里的圣珠正亮着灿烂的金色辉光。

血族胜利了。血族并不怕圣堂的光,因为血族并不是生来便与十字架水火两立,只是在历史上的某一点,被容不下异端的仪仗队逐出了圣堂。哨子制伏了圣堂仪仗队的女首领木笛声,她疲惫地半跪在地上,终于答应开始友好地和谈。

于是哨子让我先行回避。我想着正好还要回家拿书,就点点头,退出圣堂白色光耀的大门。

仪仗队的残部却堵在门口,白色的鼓乐手般的衣衫,清一色年纪轻轻未习事故的男孩子,手里拿着质物想来要挟我——他们前面,陈着哨子的自行车。

我冷笑着,心里却窝着一团火。输不起的仪仗队,终究是不上台面角色。我走过去,把自行车拿起,从圣堂门口高长的台阶上狠狠掼了下去,摔个粉碎。我故作姿态地从他们面前走过,在一片鸦雀无声中逐渐远离。

然而我猛然醒转。

圣堂外不见了血族的兵。

在我转身时、哨子已经落在他们手里了。








*我不太记得这里和最后一段是怎么接续的了,总之我义愤填膺(?)地又冲杀了回去,倒是又重新开启和谈了——最终木笛声用秘术召唤出了小先知、三年后她的儿子(貌似春节晚会梗),为二族多年争斗做最终的决断。于是咏唱过后,小先知出现了,笼着柔柔白白的光芒,跟个丘比特似的可爱模样,在半空里飘着,眼睛微微地阖起来,好像被自己的光芒晃得睁不开眼睛似的。

众人等待着他说话。小先知飘了一会儿,跑到哨子跟前,开了口:——爸爸!



**要命的是这个提示作为和谈条件似乎合情合理……怎么办啊!!!!
PR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