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日月轮昼

有自己的办公位了,虽然可能还是没工钱。

正在参与一个研究院的组建工作。初始时规模很小,还只是挂靠,但如果在高层那边遇不到很大麻烦,凭着这个院拥有的资源,将能成为极佳的品牌……高层能同意的话,可能能邀到位前总统来做研究院的名义院长。

我家导师将成为President。明天,我们外聘的CEO也就要到京了。每次召集开会的时候,导师总会天花乱坠地强调一通此事的重要程度——诚然,他说的都是真的,我们都看得出这一块蛋糕将是多么庞大。我们随便分上哪一勺羹,跟哪一位部长局长处长(不是指国内机构的,是指国际组织的)混熟了,就不得了了。

我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心里却没有一片promising future的感觉。(想来想去觉得没有哪个中文词有promising这般贴切)  想来,对大多数女性来说,在国际组织谋一个行政职位,又轻松又高薪,不必全球乱跑,不必趴在穷苦土地的泥土里打滚,想必是再完美也没有了。但我想,我是真的宁可做一个一线专家。

而且其实,我并不希求一个极其轻松的进职机会。并非我不能胜任。纵使现在功底不够扎实,我也对自己干中学的能力很有自信。我总觉得,我从心底里抵制着那种一步登天的生活方式。

日前院里请来一位凤凰卫视女主播。我没去听她讲,但据说她漂亮,睿智,年轻。说服了家里人送自己去美国读高中,到了美国后学校不如意,通过自己的游走和刻苦成功转校。本科斯坦福,研究生我忘记了……毕业后先进了摩根斯坦利,后来回到凤凰。

她是个努力而认真思考的人。但你看起点,九十年代末就能去美国读高中的人,有多少呢?只有富人才有幸运和机会,这是马太效应。我不去羡慕她们的机会,觉得她们的人生不可复制,并不把她们当作榜样。我对她们的成功,往往怀着漠视。

——许多年来我惶恐地审视着自己的漠视,生怕是嫉妒于其中作祟。不过,今天我终于发觉,即使机会是掉到我自己头上,我也并不高兴。我宁可一路摸爬滚打,我要这过程,贪恋这过程中的经验和感悟。我又不想挣够钱把自己当个猫供起来,我可是想着有朝一日把自己的人生变成书呢。

我妈又要说我是个M了。
嘛。
PR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