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树我邦国,天下来同

标题是母校校歌的末句。

浙大校歌可惜作为文章并无题名,提起来的时候,只好称“校歌歌词”。词是马一浮先生作的,当初背的时候就已觉奇绝,现在仔细字字研究下来,更觉得实在是珠玑字字。

会想起这个,是因为最近沸沸扬扬的港人排斥大陆孕妇入港生育风潮。在港生育好处多多,归结到一起是两个:一是有户籍(从而有福利、有教育,当然教育也属于福利),二是无超生罚款。当然,内地人纷纷挤破头涌往北上广,就是因为有前述两条里的第一条。

(我早晚要找段时间专攻一下户籍相关研究,然后整理点东西出来……我心目中这制度就算不能为地区不平衡负责,也当为地区不平衡的不断加剧负大半的责任)

前两日读《中国人史纲》,觉得柏杨虽然胡诌甚多,但在选材入文上确有独到处。我选了这么一段做笔记:

外国人来到中国后——西洋人多为经商,东洋人多为求学——便不想再返回。八世纪八十年代时只来不去的外国官方使节即达四千余人。782年宰相李泌令其选择:或保留原国籍而归国,或放弃身份归化为中国国民。结果全部归化。

这种“天下来同”的结果是如何达成的?柏杨所言不错,第一条原因就是比起当时的罗马和伊斯兰世界,中国完全不存在宗教迫害。再者,政治稳定和交通发达造就的商路通畅、贸易政策的包容和社会阶层的开放(外国人归化后即可以通过科举入仕)恐怕都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不知当时长安居民有没有举着牌子上街抗议“拒绝以我捐税养鞑子使徒”“强烈要求胡人回家娶妻生子”之类。也许以我国人民一贯的仁慈,会觉得人家在老家生活得又不好所以来归附我天朝大国,当然是好事一桩。要知道,想要人家不来,只有两条路:要么你这地方福利别那么好,要么人家生活的地方福利和你一样好。否则别管是歧视罚款,就是冒着掉一条命的风险偷渡也值得。

我的意思不是让港府怜悯大陆。要说让大唐朝廷帮忙建设吐蕃突厥自是胡说八道,但如今我们是一个国家之内地区发展悬殊,中央政府该做点什么,难道不是一目了然的事吗?

++

大话说完了,必须要从云端里落下来。

谈到地区不均的问题的时候,许多人都一边骂着北上进入门槛高,一边夹破脑袋努力使自己够得着那个门槛。这并不该被诟病,因为让你留在家建设鸟不拉屎的家乡,建设了一辈子发现此处气候并不适合鸟来拉屎,那实在是件令人心灰意冷的事。

改革北上特权需要改革户籍制度,改革户籍制度就是改革现行利益分配。我只想问那些现在还没拿到北上户口、正在尽一切力量争取北上户口的外来户们一个问题:你们都知道这是不公平的,但是你们一旦拿到户口之后,还能够放弃它吗?

请认真地想一想这个问题,拜托了。
PR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