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测谎

最近在写的这个故事,被好几个人说“蛮特别的”。

我理解她们的意思,这个故事确实特殊一点儿,从设定到走向并不是我的一贯风格。然而也是写着才觉得,做了这么特殊的设定,就不得不付出莫大的精力来为它赋予足够的合理性。写精神结构异于常人的角色是迷人而时髦的,但若不去解构这种特异的根源,故事就未免失去了它本来的意义。

可以说,我是写到两万字往上,态度才变得越来越严肃。情节越极端,作者本人就越要去反省自己是否怀着足够的悲悯。而这个故事讲到现在,我开始庆幸我所编造的“只是一个故事”。我甚至已经忘了他们原本就不拥有什么现实:他们从一开始就是从另一个故事里走出来的人物。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文字色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