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绝交信

前天梦里写的。
再不记下来就忘了。

++

背景是我,哨子,某个很好的初中同学(男)和某线上好友(女)一起徒步去拉萨。距拉萨还有一天路程。我们有一辆自行车,平时用来运行李。然而头一天我累趴了,倒在地上起不来,被大家搬到车子上在半睡半醒中驮到了旅舍。

这旅舍还是“我爸当年出走后在这一地区打游击,离开时建立的”……加了引号是因为我觉得实在好扯,我爸什么情况你们大概也知道的。

第二天中午醒来收到昔日好友(女)留下的信。

(前略)
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独自上路。
无法再忍受和你同行了。前天的你多活跃,搬油桶?以女生的力量帮忙做这种重活,一定能给人留下道德高尚的印象吧?然后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受到优待,乘车走完这段最难的路?让我们在旁边扶着你,背上背着行李?
……

后面说了很多跟“旅店第一代老板”也就是“我爸”相关的对我的心情的臆测,因为实在太扯了所以醒来一点不记得了。

起床来怀着非常微妙和纠结的心情提笔复信:

我并非多么道德特出,我也无意伪装如此。
我所行事,皆出本心。需要我搬油桶时,我便搭手出力,精细也好粗笨也好,我本不以为有男女之限。
昨日体力不支,亦是实有。累你受累,深感歉意。我安心在车上休息,是以为同伴可容我谅我。他们知我为人,请勿尝试挑拨。
与你相识日久,本为挚交。然择道不同也已日久,
隔阂渐深,终成鸿沟。我心亦伤,如你自视可证。此行已近终点,愿以到达之日,纪念为你我绝交之日。
再会。

其实这信并没发出去,因为我又察觉到是做梦了。
所以趁醒了把这文体糟糕的信录下来,让它多少能有点作用。

这么多年心中其实偷偷写过很多封绝交信了,早就不感伤了。
但是到底一封也没有给别人看过。
这封其实也同样,我仍然还是一个拖泥带水的人……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文字色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