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长风痛歌

风在外面鬼哭狼嚎。我走过图书馆底下的大风口,敞着衣襟,觉得几乎被卷起来扔到路边:这道不是阳人能走的!——风这么说。可我偏走。我知道如果我露出一点怯懦的神气,或者迎着风步履维艰时心里并不那么心甘情愿,这道就真不是阳人能走的了。可是我偏走。不仅走了,而且还喜欢这路,喜欢这风,打心眼里想唱起来。

没见识过华北平原大风的人,决不能算认识北方。常常很纳闷,建筑已经霸占了城市的所有空间,哪里还有风的地方?可是就有。风把街上的人都卷到了房子里,还没被卷走的,都愁眉苦脸。就我不。我几乎狂热地爱着深秋初冬里这片地方的一切:过早就擦黑的天,狂风,光秃秃的树枝树干,松脆的叶子,一片灰漆的天。我在六点多黑黪黪的街道上,乌蒙蒙的路灯低下,半米长的头刮得根根倒竖起来,耳朵像喇出了个血口子似的;可是就是开心。我还是不系衣扣,拼命地顶着风走,几乎要笑出来。

一夜北风寒,万里彤云厚。长空雪乱飘,改尽江山旧。仰面观太虚,疑是玉龙斗。纷纷鳞甲飞,顷刻遍宇宙。——骑驴过小桥,独叹梅花瘦。

这首据说是刘备第三顾草庐的时候,听见诸葛亮吟的诗。我想多半只是罗贯中托他的口;最后一句转折得也很生硬,要没那个气死胡适的破折号,根本就要转不过来。不过不碍事,我仍旧很爱这诗的前面四联:一为大气,二为清净。

耳边上风很吵,可我蓦地想起了这首诗,也就静了。

于是我专心致志地爱着风,爱着野草,憎恶着以野草装饰的地面……不,憎恶个鬼,我什么都不憎恶。这种时候,我心里总是一次又一次地唱起来:“我爱碧绿色眼睛的牧童……”
PR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