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Diary of Sentiment

昨天跟葱一起走在路上,跟她说:想来想去,自己就从来没有过这么一个,和和平平的,上自习泡图书馆的,一天三顿饭晚上睡前还可以打电话闲扯些有的没的的男朋友。

时常觉得自己很可耻。动不动就想哭。说句话过了几个星期发现哨子还记得,就想哭。被猜透了会想哭。谈论未来的时候也想哭。就连走在街上,随口开个“以后跟孩儿说,你爸……”——这样的玩笑,话刚说完都会把自己哽住。

我知道我的心有点太卑微。一开始,发现哨子在吃完饭后会帮我拿盘子,觉得,真好。一个月以后想,他已经给我拿了一个月盘子了,真好。想,再过两三个月他还会帮我拿,真好。平常的时候,看到人群里的哨子特意走过来叫我,会觉得,有人喜欢我,有人喜欢我并且让我知道,有人喜欢我并且愿意让大家都知道,真好。一起谈到两三年以后的事,谈到彼此的家人,会想,甚至有一个人愿意以后也继续喜欢我……写到这里,糟糕地又想哭了。

不是小女孩的一惊一乍。品味着这种感情是带着一丝苦味的温暖,是“我知道点滴幸福有多珍贵”那种,带着点回视过去的寂寞和感叹,望向将来,又是一片朝早的阳光般灿烂而柔和的希望。

我又知道那些小事都微不足道。我知道我不断擅自幸福着的那些原因,只有我一个人会把它们看作比天还大,实际上它们远远比我一个人的存在要渺小。我知道我该习惯,习惯了就不觉得幸福有什么特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大概才是真的幸福。但我真的不愿意那样,我生怕一旦习惯了,就再也不能重拾发现细微的敏锐,再也没办法有朝一日把这一切记录下来。



++
中身はやや乙女。这是几个礼拜前甲兄弟给我的评价。嘛,说起来,这颗少女心,岂止是やや的程度而已啊w
PR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