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Nice to get to know you

周末在长沙,爬了岳麓山,坐车路过橘子洲,吃了一顿辣到灵魂出窍的湘菜晚餐。
全部遂愿,一个理想的周末,没有任何遗憾。

还交了3k7的稿子。大部分是周五晚上在高铁上写的,小部分是今天中午退房前和下午在返程高铁上写的。看看表,现在才八点过一点,我还可以再存1k下来,存完1k大概正好能卡到一个不好写的瓶颈部位,留给明天白天去想,晚上我还可以干点别的。

从我决定不考司考以来,生活变得又简单又惶恐。
简单固然是挣脱了考试占去的大量时间,惶恐则是,真的全心扑在想做的事情上时,实际上也撤走了自己的退路。
在岔道上徘徊的时候,为了生计而奔波忙碌的时候,按照一般标准考证积储的时候,你会对自己说,啊啊总有一天是要做想做的事情的,现在只是在这样那样的准备阶段。你告诉自己,现在还不妨走上别的岔路,反正正路一直在那里等着,总有一天你还是要过去。
但是你真的上路之后,你已经不再有退回岔路的选择。

你可以跑,可以走,可以稍事休息。
但你不能后退了。
这是你自己制定的规则:从此就再也没有后退了。

上周做了一项尝试,是控制自己讲话。
意识到表达欲和搏关注的意识已经强到了影响自己的心态,所以暂时性地禁止自己说话。
也并没真的完全脱离社交媒体,仍旧偶尔刷刷微博,看看朋友们的发言。但是假定自己掉线。唯一的规矩就是不能说话。
仅仅到第二天而已——我就发现,自己已经如此寂寞。

寂寞到了几乎难以忍受的程度。

认识到这一点未尝不好。
或许不得不借助一些额外的干预?我关闭了lofter所有的通知提示,不再知道自己得到了多少新关注,多少喜欢,多少(臆想出来)的不喜欢。十分刻意地将自己拖回丝薄或论坛时代,自说自话地写字,更新,与读者沉默相对,甚至意识不到他们在那儿。
曾几何时,我们是如此习惯寂寞,8k的稿交出来并不期望有几双眼睛看到,更不期望得到任何反馈。时隔数月听到朋友口中转述的第三人评论,也能感激涕零。

那么时候不早了,我去接着干活了。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文字色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